主页 > B曼生活 >以病人为中心的睡眠治疗策略 >

以病人为中心的睡眠治疗策略

2020-06-17 241评论

以病人为中心的睡眠治疗策略


作者/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精神科主任 钟国轩


在她很年轻的时候就嫁给了她的先生,一个美国大兵。两人生了一男一女,家庭堪称幸福美满。直到数年前,先生的外遇,才让这一切变了调。她不敢相信自己多年的付出,竟是以这种方式收场。


随后逐渐出现严重的忧郁症状,甚至得住院治疗才得以复原,生活顿时一片混乱。然而这一次的事件,对她来而言,与其说是一种打击,不如说是一种祝福。


因为在治疗的过程,我们一同努力让她看到以前她没看到的东西。于是她终于明白:生命的基石,是建立在肯定自我以及追寻信仰上,而非建立在一个不懂得珍惜自己的人身上。有了这种领悟,她的生活慢慢变得多姿多采,甚至也有能力处理一双儿女国籍以及学业的问题。


当然,在治疗中有给予一些抗忧郁剂及助眠剂,同时搭配简单的自律神经放鬆法与教导其压力管理原则。过程中她想完全停药,我告诉她,如果一些非药物的方法她学得越多,她的药物就可以吃的越少。


很庆幸她的自我疗癒的能力有被唤醒,治疗的后期也逐渐简化与调降药物,但完全停药的目标却始终无法如愿。因为有个关键性的问题得面对。


我首先认同她的转变:「妳能改善这幺多,而且药物可以慢慢的逐渐递减,多亏了妳的恆心与努力。」然后面有难色地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话来:「可是,如果要完全停药,有件事似乎…」


「没错,而且现在药物的剂量对妳并没有造成其他副作用,而且妳在连续休假时已经可以不用药物了,不是吗?」


「嗯,但是我想再更进步些…..」


「我也很认同妳的想法,可是因为店里工作需要轮班,实在无法建立持续规律的睡醒週期吧?难不成妳要辞职?」


「喔,不。我要继续工作,到我不能做为止。」


「是啊,这点我很认同,工作真的很重要。」


正当她面对两难时,我试着修正一下治疗目标:「能全部减掉是第一选择,若是不能减,仍然要继续用,我们使用最低有效剂量,搭配妳原本就在进行的假日不用药的方式,如何?一直到…」


「到我不能做为止?」


「妳觉得呢?」


她的神情,说明了一切:神采奕奕,笑脸迎人,充满了活力与冲劲。


治疗忧郁或焦虑症,常常得治疗睡眠方面的问题。让病人知道失眠的治疗目标,才能将病人的整体生活品质达到最好。对于有生理疾病或酒精、药物诱发的睡眠障碍,必须进可能除去相关的器质性原因;对于续发于其他精神疾病,如忧郁症、躁郁症、精神分裂症或其他精神官能症者,需要同时治疗其精神疾病;若有相关的心理社会因素,包括生活压力、缺乏睡眠卫生等,也要提供相关的放鬆法、压力管理法及睡眠卫生原则,甚至更系统性的认知行为治疗等。当然,有时必须搭配某些药物,特别针对一些原发性的睡眠障碍。但是在用药物治疗时,若其根本原因已经过处理,许多管制类的安眠药物就必须逐渐减量,以减少其滥用的可能性,或因过度使用导致身体的损害。至于是否需要把完全停药当成唯一目标,却往往因为临床情境的个别性,会有所调整。


譬如,治疗的目标可以是「完全停药」,或「仍然用药,但用最低有效剂量」,或「仍然用药,但减少其副作用」,或「仍然用药,只是有需要时用,偶可不用或假日不用」,或「维持原药量而不加药,只要一週有三四天睡得好就可以了」等等。


如果可以仔细找出疾病的成因,以及了解病人对睡眠的观点与其生活概况、用药习惯,便可以根据病人的情形订定个别化的治疗目标与策略。相信如此以病人为中心的治疗模式,将可使更多的病患得以免于失眠之苦,同时也免于受制于安眠药之苦。 


以病人为中心的睡眠治疗策略